位置:主页 > O生活君 >西蒙斐依,一位勇敢的法国女人

西蒙斐依,一位勇敢的法国女人

她说:「请务必倾听女人的声音,堕胎是悲剧,无一女人会为此心喜,它自始至终都是悲剧。」

她是一位受到法国人喜爱的勇敢女人,有人说她的政治倾向右派,但魂灵却是左派的。6月30日她的生命殒落,整个法国感到忧伤。法国总统将于7月5日为她举行典礼,人们联署盼她能葬于国家的先贤祠,7月13日将是她90岁的生日。

西蒙.斐依(SimoneVeil),本名西蒙‧雅各布(SimoneJacob),于1927年出生,父亲是建筑师,曾在一次大战经历囚禁,母亲婚后被要求放弃锺爱的化学研究,于是她教育女儿要有自我独立的工作;父亲以教育孩子犹太文化为重,对父亲而言,犹太是选民,但更应是「有思想」「爱读书」的人。

西蒙斐依,一位勇敢的法国女人

三O代纳粹主义兴起,1943年盖世太保抵达尼斯,家人製作假身份证决定分开躲在不同朋友家避难。16岁的她在街上被盘查,那是1944年3月29日她考试结束,被二名便衣监控,后来母女被送到德朗西再转到奥斯威辛集中营,父兄被送至立陶宛,她再也没见到他们,除了姐姐米露和她倖存,整个家庭遇难。

战后她回巴黎,决定学习法律进入研究所,在一次滑雪假期遇见她的丈夫安托.斐依,婚后生活安定,西蒙在孩子稍大后想继续学习,丈夫原不愿她外出工作,但她仍如此坚持,她想起了母亲,坚持自己想做的事。国家司法学校在1954年时还不存在,她必须上课实习两年,训练期满,西蒙考试成为法官。当时女性成为法官是极少数的例子,其后她任监狱管理职务七年,在监狱她察觉到囚犯悲惨的生活条件,也关心囚犯的健康问题,并在监狱创建了心理医疗中心、图书馆。同时,她也处理非常敏感的历史问题:阿尔及利亚囚犯与妇女的命运。

时序推进,法国由季斯卡‧德斯坦任总统,席哈克任行政院长,他请斐依担任卫生部长。那时她已想到非法堕胎等社会问题,在此之前,女性若堕胎会被监禁六个月的这条法律,对西蒙来说简直是极度不平等、残忍。当时的医疗卫道人士强烈反弹,甚至有议员在席间暗指法案犹如纳粹对婴儿「安乐死」,她家里的座车也曾被人喷漆侮辱。但渐渐地,她让思想仍旧保守的法国人慢慢接受「合法堕胎」的观念。斐依发表了第五共和国最受争议的演讲,在当年几乎全是男性的国会提出此革命性的议案。

她说:「请务必倾听女人的声音,堕胎是悲剧,无一女人会为此心喜,它自始至终都是悲剧。」但为了保护女人的自主平等权,务必推动此法。彼时,女人堕胎被看作是一种「蕩妇」行径,1971年甚至有《343蕩妇》上诉宣言。最后此案于1974年11月29日提交大会,热烈辩论了三天,法案以284票赞成189票反对,于1975年正式生效。《斐依法案》使法国女性的自主生育权利受到合法的医疗保障,是女性运动史上重要的一页。而今,欧洲某些保守极右思想甚嚣尘上,西班牙波兰等国甚至想走回「反对」女性合法的堕胎权,令人慎思。

斐依的政治生涯始于德斯坦政府,1979年6月德斯坦要求带领UDF欧洲议会选举捍卫欧洲价值观,她成为欧洲议会第一位女主席(1979至1982年)。曾在集中营被德军刺上囚号,闻过毒气室烧死人的气味,也在那里见到母亲死亡,一辈子的她都在对抗极端恐怖主义。在席哈克与巴拉迪尔政府期间,她体现了高于政党为理想努力的女性坚毅,一位少见的没有标籤的政治家。

作家艾默思‧奥兹(AmosOZ)在《爱与黑暗的故事》一书中写下:「我将告诉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,犹太人和欧洲人的对话尚未结束,万万不能结束。」

总统为纪念她则写下:「经过被驱逐不可抹灭的痛,失去父母兄长,但她活了下来,她一生为共和国而戮力。」巴黎女市长AnneHidalgo希冀巴黎一重要地方以名字纪念她;她的集中营好友受访回答:「西蒙说得很对,我们必须勇敢『说出来』,说出那个令心伤痛的历史。」2005年冬天因一记者的邀请,她重返当年的集中营,人们害怕与她谈论伤痕,包含她的家人,她只对记者说:希望带着孩孙一起重访被囚禁之地,正是这种「面对苦难」,想要「活下去」的勇敢,让她继续为欧洲做了许多事情。

83岁的她被遴选为法国至高荣誉的法兰西院士,至今第六位的女性《不朽院士》,在她独有的一把法兰西院士剑上,她要求刻上集中营的囚犯号码《78651》,并铭刻了法国《自由、平等、博爱》与《为多元统合一起》的欧洲精神。她的左手被刺上犹太种族歧视的囚号,令人难以承受,然而「勇敢」、「宽容」与「爱」却也深深印刻于她的生命。是以,我们知道欧洲历史,不可能将西蒙.斐依遗忘。